广西宏探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广西宏探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 Customer Hot Line 15994442988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ATTEN: 黄先生

    phone: 15994442988

    QQ: 15994442988

    ADD: 南宁市良庆区玉洞街道商城三街二巷11号巷25号

    丽江沈阳钻井

    author:广西宏探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Font size: big medium smail

    time:2020-04-17 10:44:02

    本文由广西宏探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提供,重点介绍了沈阳钻井相关内容。广西宏探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专业提供广州钻井,打孔,湖州钻井等多项产品服务。秉承着真诚、专业、责任、科学的宗旨,在行业内备受赞誉坚持用专业与专注帮助每一个客户。

    沈阳钻井这里有一篇关于油气无机成因的猜想和讨论,建议有一定地球物理知识的同学阅读。裘慰庭,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浙江慈溪市人,1936年生,1961年毕业于莫斯科石油学院地质勘探系。曾任中石油物探局副总工程师,现任中国石油东方地球物理公司高级技术顾问。

    1985年因数字地震技术的应用与发展项目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记者:您在当东方地球物理勘探公司科技处处长之前,在地震勘探战线工作了多少年?裘慰庭副总工程师:到东方地球物理勘探公司之前我在石油部地质司、勘探司,石油部改为燃料化学部的时候叫石油勘探开发组。我最早在大庆参加了两年会战,以后参加华北会战,又参加胜利会战,在华北和胜利的时间都比较短,都是几个月,之后调到北京,在地质二线。那时候地质二线真正聚集了一批石油部里面有些想法的人,当时是把各个油田有点儿能耐的人组织起来出主意,是康世恩组织的高级参谋部。可惜“文革”的时候散伙了。散伙以后,又把我调到了石油部,我在石油部管物探,一个人管了两年。记者:看来您是高屋建瓴。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受无机生油论的?裘慰庭副总工程师:大概是从2010年开始的。退休前我没有专门思考过生油理论,也没有接触无机生油论,最近这几年,看俄罗斯文献的时候,了解到一些情况,就觉得这个挺有意思的。我首先接触到的是俄罗斯中央地球物理研究院,英文叫CGE,central geophysical expedition,准确的翻译应该叫中央地球物理考察队,上世纪七十年代,这个单位属于石油系统,但当时前苏联已经有一个全苏地球物理研究院,不允许在莫斯科再有第二个这样的地球物理研究单位,所以他们就被迫叫expedition,不叫institute。当时地球物理勘探已经开始数字化,所以刚开始他们主要做数字化解释。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全苏地球物理研究院慢慢垮掉了,人员从三四千人降到现在的几十个人,但是还继续存在着。中央地球物理研究院没有垮掉,因为它是石油系统的,项目要多一些,还能够维持,队伍还保留着,而且最主要的是因为他们像斯伦贝谢公司那样,增加了油气田开发实验研究室,又把原来资源委员会下的资源评价这一部分职能划过来了。这个单位现在对地震资料的处理解释做的比较多。1992年,他们在解释西西伯利亚的三维地震资料的时候,发现了花式构造。以前,俄罗斯做圈闭解释时,基本上没有什么断层,都是完整的构造圈闭,到1992年三维地震做出来后,断层不解释不行了,那个剖面实际已经不用解释了,剖面画出来就是断层,而且是花式断层。这个断层解释多了,就发现它是从上往下向深部收敛,变成漏斗状。为什么往基底方向断层会收敛?收敛到哪儿去了?他们研究以后,认为这应该是一个走滑断层引起的。这个想法提出以后,当时有一个叫做齐穆尔基耶夫的学者,是从哈萨克斯坦过去的,他在哈萨克斯坦做研究生的时候就提出,既然是走滑断层造成上面覆盖的沉积岩里面的花式构造或者叫花状构造,那么油气资源就应该像库德梁采夫所说的那样,是从深部来的。他们又发现,有一些油田深部的饱和度高于浅层。这么一来,他们慢慢就形成无机生油的观点。他们确实有很多比我们高明的地方。他们根据这个观点进一步研究,在部署位的时候,就考虑到走滑断层对沉积岩和构造断块的影响。我看到这些东西以后觉得对我们有好处,我们国内油田也有很多花状构造,但是在部署位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些事情,所以我觉得应该请他们过来讲一讲。2010年我提了这个建议,局里头(即东方地球物理勘探公司—编者注)同意了。2011年的3月,请齐穆尔基耶夫来做了3天报告。他当时是博士,现在是自然科学院院士了。记者:当时东方地球物理勘探公司有哪些领导参加了?裘慰庭副总工程师:当时主管领导徐礼贵副总监参加了,他也觉着有意思,但在实际工作中还比较难推动。从此以后,我就觉得有机生油是有一定道理,但无机生油也不能否定。因为无机生油是很客观的事情,有很多例子,自己静静地想一想,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我认为加一个无机生油的观点来指导我们的油气勘探,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但是要用无机生油理论来指导勘探,跟用有机生油理论指导勘探的做法有很多的不同。有机生油和无机生油最大的差别是,有机生油是讲横向运移,无机生油认为以纵向运移为主,就是沿断层运移,所谓断层就是通道,无机生油的油气源自地球深部,所以要千方百计的找到深部通道,解释清楚这些通道会起到什么样的控制作用。另外,他们也提出来,无机生油既然是深部成因的,那就应该到结晶基岩里面找油。现在看来,结晶基岩的油田40%以上是花岗岩。越南的白虎油田,深入到花岗岩1500米,仍然有油气显示,这是有机生油论无法解释的。至于说公认白虎油田是无机成因的油田,也不一定。花岗岩确实渗透率很低,但裂缝很发育,侧向运移过来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的。从了解了白虎油田的情况以后,我就提议在花岗岩里进行油气勘探。中国花岗岩极其丰富,首先是郯庐大断裂,沿着郯庐断裂发育了一大批花岗岩。我到温州海里去游泳,温州海里的山头全是花岗岩,东海也有大量花岗岩,沈阳凹陷的一个潜山也是花岗岩油田,而且按他们的说法叫做宽无边、深无底。记者:是在大民屯凹陷吗?裘慰庭副总工程师:就叫大民屯凹陷,是花岗岩油田。再往北去是方正凹陷,方正凹陷也在郯庐断裂的范围,方正凹陷里有好几口井都是在花岗岩地层见油。郯庐断裂从北到南,是裂谷型的深大断裂。郯庐断裂西部的大庆油田、辽河油田、华北油田、大港油田、胜利油田,都跟郯庐断裂有关。松辽盆地一定是一个断陷盆地。华北油田现在也要重新认识,它的西边可能就是一个大断层,是一个伴生的裂谷性的断层,现在还没有完全搞清楚。在西部,从成都凹陷往北到银川凹陷,也是一个裂谷性的深大断裂,我记不清楚这个断裂的名字了。记者:龙门山断裂?裘慰庭副总工程师:龙门山断裂一直往北延伸到贺兰山,沿着这个断裂的东侧是鄂尔多斯盆地和四川盆地,也是含油气极其丰富的区域。这个事情,退休以前我就在一篇文章里提到了。我是受俄罗斯学者的启发。俄罗斯有一个石油地质研究所所长,1958年就讲了一个观点,西西伯利亚和俄罗斯地台之间的乌拉尔山就是一个深大断裂,乌拉尔山的两侧油气资源一定特别丰富。而西西伯利亚的油气勘探,在那个时候还没有完全打开局面,一直到1959年才开始在西西伯利亚发现油气。他的这个观点跟当时主管领导的观点不一致,主管领导就把他开除了。我听了这个事情后就想,我们中国也有深大断裂,郯庐断裂、龙门山断裂,这两条断裂控制了中国的一大块地方,而且在这两条大断裂的一个东侧一个西侧恰恰是中国油气最丰富的地方,这是无缘无故的还是有什么原因?我觉得这个是值得我们继续深入思考的。为什么在一些盆地的周边,有一些深大裂谷,这些裂谷究竟起到什么作用?是不是油气运移的通道?这个应该在我们的油气勘探实践中慢慢的研究。这些联系起来,我就觉得无机生油理论,很值得重视,很值得深入思考我要给你们讲另外一个概念——断块。全俄地球物理研究院做天然地震的人,在对地震大剖面进行解释的时候,发现有的地方有资料,有些地方没有资料。他们就想到把有资料的地方圈起来,没有资料的地方空开,这样一来,发现了一个现象,在地壳中,最下面一层有资料,最上面一层有资料,就中间一层没有资料,就是被称作软流体的过渡层,于是证明地壳三层结构理论有道理。而且地壳块状结构也得到了支持,各个块状结构之间就是通道,深部的东西就从这些通道运移上来。当时就形成这么一个概念,但这个概念是不是普遍存在也难说。记者:持无机生油论的人认为这个是普遍存在的,这个是地球物理做出来的,别人否认不了裘慰庭副总工程师:这是一种解释方案,另外还有用地电法测的,把近似的电阻率值圈起来,把剖面也分成块,跟磁力异常、重力异常对应起来。我们当时还把俄罗斯人请来,在鄂尔多斯做了一下实验,这个事情后来没有继续。记者:油田是在裂谷台地上?裘慰庭副总工程师:裂谷交互的地方比较多。当时我能了解到的资料,就是在花式构造上面,在平面上沿着所谓断裂雁行式排列崔永强高级工程师:油田是分布在走滑断层形成的花状构造上,还是形成的拉分盆地里?裘慰庭副总工程师:主要是在花状构造上。崔永强高级工程师:油田没有在构造低点上,反倒是在构造高点上?裘慰庭副总工程师:这里有一个应力的问题,油主要富集在哪儿呢?这不是有一个楔状的构造,它有什么特点呢?它上面是拉开的,底下是挤压的。他们提出来,拉张的地方地层压力低,所以油气应当在这里富集,受到挤压的地方呢,地层压力高,断层裂缝张开的程度低,所以油气应该少,或者是没有。所以他们认为,井应该打在断块的高点上。我觉着这个观点是很正确的。事实上,他们分析了好多油田也是这样的情况。我曾经建议过,油气勘探一是找断层,二是可以找基岩里面的油田,酒泉盆地就是一个例子,老君庙那边,好几个是基岩、变质岩油田。我觉得我们不要一元论,应该两元论。李庆忠院士也说过,生油的学说研究可以从长计议,但是找油时不要一元论(有机说),至少应该作两种设想:即我们今后一方面仍旧可以使用现有的“有机生油指标”,但是不迷信它。不要先入为主地只在“生油层”附近打井,记住油源可能从深部而来。积极甩开钻探,开辟新区、新层系的找油工作,这才是出路。记者:李院士的思想物探局能接受吗?裘慰庭副总工程师:我不知道,因为我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场合宣传了他这个思想。我是在推介我的译文集的时候,袁秉衡给我说,他是无机论者,你可以去找他。找他之后他给了我一篇文章,我也是从那篇文章里面看到他这样的观点的。记者:假如石油是从深部来的,我们在上面开采,深部会不会再充填?裘慰庭副总工程师:我翻译过一篇小文章,讲了乌克兰有一个小气田,1958年发现的,很快就开采完了,二十年以后,在同一个地层又发现油气了,储量跟当年找到的时候一样。记者:开采后又充填了?裘慰庭副总工程师:这个文章的原作者,1958年的时候是那个油田的一个管理者,这个事情是肯定的。但是,他说没断层,这个气不一定是从断层来的。是由于没有发现断层,还是那个地方确实没有断层,这个不知道。记者:不可能没有断层,也许是没有发现。裘慰庭副总工程师:我建议主要是要考虑基底岩性。当然变质岩里面也有油,辽河油田兴隆台的变质岩就是。我这个小册子是2012年印出来的,2013年,我在《中国石油报》上看到兴隆台变质岩中出油以后,还给辽河油田的领导寄了一本,结果也没有消息。当时有位院士说了一句话,叫做沉积岩有多深,油气藏就有多深。我对这句话当然不能赞同了,我们有很多油气藏是深于沉积岩的。但只拘泥于在沉积岩找油的观点不是指导了油气勘探,而是限制了油气勘探。所以,我觉得应该在找油找气的基础理论上有所创新。记者:这话太好了。裘慰庭副总工程师:如果我们现在在有机生油指导下的勘探成功率是30%,再加上无机生油指导下的30%,就是60%,有什么不好?记者:有人说咱们国家的探井的成功率平均只有百分之十几?裘慰庭副总工程师:我们国家真正的勘探成功率是很低的,只有百分之十几,为什么现在说到30%呢?是把一些评价井也算在里头了。为什么我们的成功率比较低呢?各种原因都有,断块构造确实太复杂。我拥护李庆忠院士的观点,如果多一种找油的方法,就会使我们多一种成功的可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而且多一个勘探的领域,在沉积岩里头可以找到很多油气,我们不反对,在变质岩里面也找,有什么不好?白虎油田的油气确实是从深部来的,为什么我们不能考虑往深部勘探呢?白虎油田的油井,从进入花岗岩开始到井底一共1500米,这1500米里面陆陆续续的都见到油气显示,所以他们说这个含油井段,可以达到1500米,也就是说在花岗岩中含油层段很深很长。非洲的乍得也有在花岗岩中打的井段,也超过一千米,也陆陆续续有油气显示。记者:这总不能说是从上面渗下去的吧?裘慰庭副总工程师:华北油田的潜山油气藏,现在解释为沉积岩里的侧向运移。我的译文集里面有一个这方面的文章,他们认为不可能,侧向运移的距离不可能达到五十公里、一百公里、一百五十公里,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没有那么大的动力。记者地下断层林立,油气可能已沿着断层散逸了。据说俄罗斯人用无机论指导钻井,钻探成功率高达100%。裘慰庭副总工程师:不一定有那么高吧,当然也有成功的例子,这种说法是有具体的条件的,我翻译的文章中有这样一个实际的例子,他们在构造的高点上部署了几口井,都成功了。但也没有说具有普遍性。俄罗斯人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物探方法,地下深部或者地质介质里头,有一些异状体,它跟周围岩石有一些不同,自己单独地不时发射一些波、或者一些脉冲,如果作用一下,它会受到激励,发射更多的波或者脉冲,这种波他们叫做微震。目前可以通过两种方法进行观察,一种就是什么也不动,直接去观察,还有一种就是通过激励的办法去观察。美国也用同样的方法进行观测。俄罗斯和美国都做这样的观察,说明这可能是一个值得考虑的技术方向。记者:这个很像是HRT波。裘慰庭副总工程师:利用微震测深方法研究纵向非均值体,非常重要,我们现在的地震勘探是水平的,深大断裂基本是纵向的,所以要想办法研究垂直的纵向断层。他们研究了以后,俄罗斯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开发了一种利用瑞利面波的方法观测频率为0.03Hz到1Hz的波,这是很低的频率,每一个点观测的时间是一个半小时。因为它信号很弱,得到一个有效信号需要很长时间。我们今后观测,需要三个小时也可能。另外也取决于检波器的灵敏度,取决于观测方法。记者:他们有成套设备吗?裘慰庭副总工程师:没有。微震用我们以前的老式地震仪,叫做“大秤砣”的就可以,只要是检波器灵敏就好。现在采油上做的酸化压裂,也叫微震,这个微震地层裂开的时候产生的能量也很弱,观测的时候也需要非常灵敏的检波器,有的也是用“大秤砣”。要在比较安静的背景条件下进行观测。当然还有处理的时候如何叠加的问题。观测以后,得到一些我们称作异状体的东西,他们认为是低速带,可能是一个低速的通道,低速的通道是什么?只有可能是断层,因为整块的岩体是高速的,只有裂开的地方才可能充满流体。齐穆尔基耶夫提到油气是从地底下来的,但不是从地幔里面猛地一下出来,而是慢慢累积,聚集在地幔的某一个地方,类似于火山的岩浆房,如果找到这个地方,那就不是一万亿立方米、十万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而是上百万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我访问过俄罗斯一个气田,储量是八万亿立方米,在俄罗斯应该是很大的气田了,中国现在所有的气田加在一起储量也没有八万亿立方米,据说现在波斯湾找到的最大的气田的储量是四十万亿立方米。什么生物死了以后能够转化为这么大的气田啊?这是不可能的,只能是从地下来的,只有深部的天然气才能够到地壳的某一个深度聚集出这么大规模的气田。难道深部就没有大气田?一定有。他们考虑给普京打个报告,申请一笔经费,去钻一个一万米深甚至到十万米深的井,去寻找深部的油气资源。记者:十万米深?裘慰庭副总工程师:这个深度实现的可能性当然不大,但是人要敢想,敢于去考虑问题,对不对?至少认识到了地下深部可能形成了油气资源,至于说用什么方法开采、利用,那另外再去想办法。专访东方地球物理勘探公司原副总工程师裘慰庭先生:油气勘探的成功率提高一倍。沈阳钻井沈阳钻井

    Reprint please indicate:http://juzq.gxfangchan168.com/dj-882.html